🔥www.54265.com-腾讯网

2019-08-20 11:08:34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0 11:08:34

”老张回答。甚至在吃的饭食上,老张与曲先生夫妇也是一样,没有区别,一个锅里做饭,然后分食。他联想到不久前自己的遭遇,他想,这应该也是一个逃难的闺女,要不就是要饭的,一定也是举目无亲。日本人占领了她们的村子,为了躲避战火,与她的母亲外出逃难,后来失散了。仔细一瞧,是个人,趴在门洞子里花岗石的台阶上,一动也不动。  闺女仍旧昏迷着,因为发烧,盖着老张的被子,本能地蜷缩着身子,打着寒颤,嘴里说着胡话,喊着她的母亲。  老张更加手足无措。这不,儿子大了,准备秋天就娶媳妇了,可又赶上了老毛子和日本鬼子打仗,刚刚平静的日子又搅乱了。三天以来,喝水喂饭,生火煎药,端屎端尿,还给你洗了脏臭的衣服,都是他一个人做的。  回到东厢房,夜已经深了。

身上非常脏,全是污渍,臭烘烘的,看不出年龄,好像是一个女人。他走向炕前,把裸露着身体、含情脉脉的花姑抱了起来,放到炕里面,然后脱掉衣裳,喘着粗气,情不自禁地压在了她的身上。他不经意间,端详了一下姑娘,猛然发现,还真是一位漂亮的闺女!虽然破烂衣衫,有着憔悴的病容,浑身污垢,也没能掩盖住闺女端庄秀美的容颜。穿着一件破旧的棉袄,红花的,露着棉絮,因为淋了雨,浑身湿漉漉的。

看到眼前的情景,老张唤起了自己的同病相怜之感,同情心大起。

再说,都是一些小事,举手之劳,也费不了多少功夫。心中的那股原始的冲动,那种生命的力量,一下子澎湃起来,难以自持。老张的工作不多,就是在前面的柜台上干一些杂活,拿拿货物,收收账款,上卸门板,打扫一下卫生。迷离迷糊之中,她感到好像是有一个人,老是给自己喝药喂饭,原来是张大哥。姑娘已经三天基本上没有怎么吃东西了,只是喝了一点药和稀粥。

我不能在闺女落难的时候与人家结婚,闺女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姑娘,我要是这样做了,还是人么!  “不、行,不行,曲先生!”老张坚持着。

  给主家干活,伙计们往往起得早。

“老张告诉花姑。

”  再三谦让,冯郎中也没有收曲先生的钱。

  “没有大病,就是吃了不洁食物,淋了雨,又受了一些风寒,发热。

他的活儿也不累,每天的主要工作,就是协助曲先生打理前面门头上的那两间店铺,也就是日用百货之类,针头线脑,油盐酱醋,土产杂品,捎带着收卖应季的山货。

咱们都应该谢谢主人家曲先生才是。

老张每天也就是为花姑端端饭,煎煎药,有时候说上几句话,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可做。

  吃饱了饭,花姑的精神马上恢复过来,脸上也充满了红润,病好像一下子就减轻了许多。”老张说,他怕花姑害羞。

现在,自己背井离乡,儿子下落不明,到现在也不知道死活。你仔细想一想,大前天,下着雨,你发着高烧,病得厉害,你躺在外面的大门洞子里,昏倒了,一夜。

他看了看躺在炕上仍旧不省人事的闺女,又摸了摸闺女的额头,然后用坚定的口吻说:“老张,把她救活。

”冯郎中给仍旧昏迷的姑娘把完脉,又翻了一下姑娘的眼皮,继续说道:“给她做点热饭,流质的。

”老张端着饭食,关心地对姑娘说。